%>
首页>行业资讯>开湖动态>苏杭两地阳澄湖大闸蟹协会对比

苏杭两地阳澄湖大闸蟹协会对比

   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会长杨维龙(右)总是在不同场合证明其协会的大闸蟹为正宗 晨报首席记者 陈 征 现场图片
  苏州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会长杨维龙:只有加入协会,才向其发放防伪戒指
  巴城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会长不买杨维龙的账
  晨报特派记者 李晓明 陈抒怡 殷正明
  每年蟹季,真真假假的阳澄湖大闸蟹借着中秋佳节在各地“横行”,并衍生出许多故事。阳澄湖大闸蟹,如同一个金光闪闪的面具,谁都想靠它的金字招牌沾光;而它又像一面照妖镜,照出120平方公里阳澄湖水面下那些竞争正统的“蟹斗”戏码。
  有两个“婆婆”的阳澄湖大闸蟹,不知是幸福还是悲哀。两个“婆婆”同吃一湖水却说两家话,谁也管不到谁。它们一个是苏州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一个是巴城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由于两个“婆婆”抢水吃,湖畔诞生了许多“双面会员”,左右逢源。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阳澄湖大闸蟹,究竟由谁说了算?
  不入协会就不算“正宗”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可是阳澄湖畔的蟹农辛辛苦苦养出来的蟹却不能随便叫“阳澄湖大闸蟹”,只因这6个字已被苏州市政府注册。蟹农只能通过入会或挂靠苏州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的正式会员,才能搭上阳澄湖大闸蟹的顺风车销售。
  9月18日,在苏州唯亭镇浅水湾“唯亭”防伪戒指发放处,蟹农张老汉端着十只大闸蟹,带着自己的IC卡和一家会员单位的签约书,经核实身份后,花5元钱领取了10个防伪戒指。在协会工作人员的监督下,一个一个给螃蟹戴上,至此才拿到上市销售的通行证。如此大费周章,只因张老汉并没有正式加入苏州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
  按照苏州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会长杨维龙的说法,只有加入或挂靠协会的会员单位,协会才会向其发放防伪戒指,才能使用“阳澄湖大闸蟹”的商标。因此,养殖户养出来的大闸蟹,要么养殖户本身是会员,要么是已被会员单位收购,要么挂靠在会员单位,才能取得防伪戒指。杨维龙还说,考虑到个别没有入会也没有挂靠会员的个体养殖户也有出售的需求,协会设立了少数中转站,可以视情况允许他们使用这个商标。“阳澄湖大闸蟹”商标冠名权的垄断,引发了会员与非会员之间的争斗,甚至爆发了暴力冲突。位于浦东张杨路的上海蟹都汇公司是两个年轻人创办的企业,在唯亭镇阳澄湖的水域里设有大闸蟹养殖场,其蟹价定得相对便宜。由于这家公司未加入苏州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有人居然因此蛮横宣称,蟹都汇从唯亭镇阳澄湖大水面养殖场捕捞上岸的大闸蟹,不可以称作“阳澄湖蟹”。有家苏州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的会员单位,还两度派人上门挑衅,大打出手,导致蟹都汇的多名员工受伤。
  为利益成为“双面会员”
  加入协会成为会员,所卖的螃蟹是否就是正宗的阳澄湖大闸蟹?答案仍然是否定的。记者采访发现,阳澄湖大闸蟹同时有两个“婆婆”,一个是苏州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一个是巴城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两个“婆婆”分别推广自己的商标,都号称自己才是正宗的。
  杨维龙当家的苏州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使用的商标名是“阳澄湖大闸蟹”,印在防伪戒指扣上。杨维龙说。根据国家质检总局2005年出台的《地理标志产品保护规定》,苏州市政府申请注册了“阳澄湖大闸蟹”这一国家地理标志保护商标。“苏州市政府是阳澄湖大闸蟹保护商标的唯一注册人,只有经它授权的协会和企业才能使用这一商标。目前为止,我们协会是唯一经授权使用这一商标的协会。”杨维龙自得地说。
  巴城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的商标则是“巴城阳澄湖大闸蟹”,现任会长荣伟告诉记者,“我们的集体商标是通过昆山市工商局向国家工商总局提出申请的,也带有地理保护标志,同样是正规的。”
  两个“婆婆”分庭抗礼,最直接的冲突就反映在争夺会员上。由于每个协会都有自己的注册商标,为了大闸蟹能够冠上“正宗”的头衔,不少会员单位为了自身利益,只能选择同时加入两个协会,成为“双面会员”。
  昆山阳澄湖澄风大闸蟹养殖场总经理高李明就同时加入了两个协会,既是苏州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的理事单位,又是巴城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的常务理事。“有时候跟外面做生意,人家只认苏州市的牌子;有时顾客来吃饭,又认巴城的牌子。”高李明坦言,市场是自己选择“双面会员”的原始动力。
  身份的变换虽然给生意带来了便利,但也让高李明感觉有些别扭。“在同一个阳澄湖里养出来的蟹,难道因为养殖户加入了不同的协会,贴上了不同的牌子,就变样了吗?”
  两协会会长互不买帐
  表面上,这场争斗是两个行业协会之间的博弈。实际上,由于杨维龙身份的特殊性,集协会会长与行政官员于一身,行业之争往往也导致行政力量介入,让事态更加复杂化。
  2002年杨维龙在担任苏州阳澄湖蟹业协会会长之前,行政职务是苏州市渔政管理站站长,还是苏阳牌大闸蟹的主要经营者之一,其后为了以“中立”的态势更好地经营协会,杨维龙放弃了经营,成为一名专职协会会长。据一名知情者介绍,杨维龙曾在外地接受采访时声称,某些协会会长身兼经营实务,对协会的发展是不利的。这番话被认为是在影射巴城行业协会会长荣伟身兼交易市场老总职务。后来这话传到荣伟耳里,荣伟勃然大怒。
  对于杨维龙对外标榜的“中立”身份,巴城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提出质疑。他不仅是一名协会会长,还是一名主管渔政的行政官员。杨维龙办公室所在地,就是苏州市渔政管理站所在地,办公室门上赫然写着“主任”字样。杨维龙向记者承认,他确实身兼数职,除了会长外,还是苏州市阳澄湖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负责具体管理事务。这个管委会的管理范围包括阳澄湖上所有养殖户和渔民的管理,大闸蟹的生产和养殖全程都可以直接干预。
  会费三级跳两年涨了6.5倍
  实际上,会员的增加带来最明显的效应是会费水涨船高。同样是巴城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的常务理事,今年的会费为6000元/年,且近几年的变化不大;苏州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的会费在近3年则经历了三级跳——2008年理事单位为2000元/年,去年涨到7000元/年,今年则为15000元/年,涨幅令人咋舌。
  会费涨价有无依据?这么多的钱用向何处?对于会费的“跳价”问题,杨维龙的解释是,“会费每年基本都是固定的,这在协会章程里有明确规定。增加的应该算是赞助费,由企业根据每年的效益自愿拿出。”至于钱的用途,杨维龙说主要用于行业和会员的宣传活动。
  杨维龙也无法肉眼辨真假
  今年9月16日阳澄湖大闸蟹开捕日之前,铜川路水产市场的多家蟹行已开始叫卖“阳澄湖大闸蟹”。其中一家“一统阳澄”的蟹行最为醒目,门店内赫然张挂着“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会员单位”的牌匾。“虽然没到统一开捕日,但是我们自己在阳澄湖有养殖区,蟹肯定是正宗的。”见记者一脸狐疑,蟹行内的一名伙计立刻迎上来解释了一番,还不停用手指着协会会员的牌匾,强调自己的“血统纯正”。最终,经协会调查,这家门店是假冒会员名义。
  一直以来,阳澄湖大闸蟹以佩戴防伪戒指作为其正统标志,但目前随着假冒戒指的流行,市场的阳澄湖大闸蟹也已真假难辨。记者在阳澄湖当地调查了解到,就算是正宗的防伪戒指,也有渠道获得。每年一些大的经销商会剩余大量防伪戒指,一些不守规矩的会员也会把从协会领到的戒指流通向他人。
  究竟如何辨别阳澄湖大闸蟹和其他大闸蟹的区别?苏州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会长杨维龙说了大实话:“如果将阳澄湖大闸蟹和其他湖蟹放在一起进行比较,不要说普通消费者,我自己有时也很难辨别出哪只是阳澄湖的蟹。”“与其他地方的蟹相比,阳澄湖大闸蟹的颜色和水草的颜色相近,是一种保护色,而其他一些地方的湖水较浑浊,有的呈暗黄色,有的呈灰色。”杨维龙坦言,实际上从外观上,消费者根本无法辨别阳澄湖大闸蟹和其他湖蟹的区别。